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 信息列表新闻中心

利用污点证人须遵循三个原则

发布日期:2021-12-04 01:26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打击腐败犯罪形势的日益严峻,刑事司法对更为迅速有效地获取证据实现准确定案的途径的需求也更加迫切。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看,污点证人制度无疑是一种值得利用的方式,它通过对被追诉者诉讼地位的转化,实现对犯罪的有效打击。但由于污点证人制度的实质是一部分犯有轻罪的被追诉者通过作证实现对其自身罪行的豁免,与公众和社会对惩治犯罪的预期不能完全重合,因此需要明确适用原则,审慎运用。

  采用污点证人作证措施,刑事程序实际面临着一种两难的境地:一方面,证人享有反对被迫自我归罪的权利。现代法治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该权利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证人的利益,防止其因为作证给自身带来不利后果。但是一味地强调证人的该权利,就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司法机关追诉犯罪困难重重。尤其是在贿赂犯罪、集团犯罪中,犯罪行为本身的隐蔽性、行为人之间反追诉的高度默契性,使得国家追诉机关很难通过传统方式收集到有关犯罪证据。为了突破困境,利用犯罪活动参与者提供有关犯罪的证言与证据线索就显得十分必要。如果这些人员都主张反对被迫自证其罪的权利,拒绝在追诉活动中提供配合与帮助,则难以实现对案件的侦破与追诉,国家打击犯罪的目标无法实现。另一方面,如果国家不考虑证人有反对被迫自证其罪的权利,仅考虑追诉犯罪的需要并强迫证人作证,而存在利用证人自身陈述在以后的犯罪追诉中作出对证人不利的处理,则与正当程序和人权保障理念相冲突。出于利益权衡的考虑,为了有效打击重大犯罪,国家应当作出豁免污点证人不负或者少负刑事责任的措施,换取其作证的选择。所以,使用污点证人作证方面,应当协调保护污点证人权利与国家打击犯罪目标的关系,既要从国家的角度出发,也要从保障证人正当权利出发。

  考虑到污点证人通过作证将自身原本有罪的行为应受惩罚性降低,笔者认为,除非确有必要,否则不宜采用污点证人制度来获取证据、完成指控。因此,在我国确立污点证人制度,应当遵循“有限适用”和“严格控制”原则。管家婆抓特牛魔王码报可以适用污点证人制度的案件种类应当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从目前来看,主要可运用于集团犯罪、贪污贿赂犯罪这类取证难度大、社会影响坏的案件。并且应当实行能够严格控制的审批制度,其目的在于防止通过随意使用污点证人制度,破坏程序公正和司法公正。而且在当前我国公正执法存在不少问题的背景下,为防止少数司法人员以权谋私、徇私枉法,也有必要确立严格审批程序。

  刑事程序中,污点证人制度要面临的另外一个重大问题即是与被告人权利保障的平衡问题。现代刑事诉讼,遵从法律的正当程序,贯彻直接言词原则,被告人应当享有公正审判的权利,这是联合国文件和各国宪法规定的刑事司法准则之一。而在运用污点证人作证的案件中,一旦污点证人因作证而与被告人面对面、或者其身份信息被泄漏,则其自身及其家属人身、财产安全可能受到威胁。而如果将被告人与污点证人对质的权利取消,显然是侵犯被告人诉讼权利的行为。此种情形下,如何平衡被告人与污点证人的权利需要立法作出明确的定位,这关系到污点证人制度能否得以存续与发挥实效。既不能单纯出于国家实现追究犯罪的目的需要,置被告人的正当权利于不顾,破坏刑事司法的严肃性;也不能盲目以保障被告人权利作为出发点,使污点证人受到现实或潜在的威胁,最终导致无人敢做污点证人。在确立污点证人制度之初,全面考虑污点证人作证实际需要和可能涉及的被告人权利问题,明确规定污点证人能够享受的各种权利,制定尽可能周到的安全保护措施,无疑是鼓励污点证人有效作证的必要手段。

  适用污点证人制度还应当尊重污点证人的合法权利。尽管污点证人本身是具有犯罪污点的人,但这不构成侦查机关为了取得其证言而实施刑讯逼供的理由。污点证人提供证言,仍应当据实提供,不能单纯为了实现追诉目的任意胡说。

  污点证人由于参与了犯罪行为,在有关证据的提供方面具有关键性价值,自然也会成为被揭发者报复、恐吓的对象,极端情况下甚至会被杀人灭口。这种危险,从其决定提供证言、成为污点证人直至案件审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消除。所以,在适用污点证人制度时,必须确立对其实施全程保护的原则,从案件的侦查、起诉到审判,乃至审判后一定的合理期限内,国家都应当派出专门的力量,采取特殊措施,对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予以保护。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