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 信息列表关于我们

陈竺被堵半小时逐回应 不负最有记者缘部长称号

发布日期:2022-04-27 17:49   来源:未知   阅读:

  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开幕前,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前广场掀起了一波“热潮”被中外媒体记者足足围堵了约半个小时,“举步维艰”中,详尽回应各个热辣提问。他的耐心与坦诚,也让他不负素来“最有记者缘的部长”这一称号。

  下午1点多,人民大会堂东门前广场,新闻大战正在上演,没有硝烟却无比激烈,各路记者都铆足了劲随时奔向采访对象。竞争之外,记者们也会为了共同的采访任务和目标“合作联动”。

  “陈竺部长来了吗?在哪、见到没?”相识与不相识的,国内与国外的,记者们追访之余,相互间时不时就要问上一句,生怕漏了这个重要的采访任务。

  终于,14点10分左右,陈竺部长远远地出现在广场的一头,“陈部长来了!”立即有眼尖的记者喊了一声,广场上的记者群“唰”的一下就像潮水般涌了过去,瞬间将陈竺围在了中间。

  话筒、录音笔、手机、照相机、摄像机一层叠一层地递上前去,“陈部长,今年医改还有哪些新举措?”“过度医疗没有缓解,您怎么看”没等陈竺站定,记者们已经连珠炮似地发问了。

  陈竺也早有预料,停下来逐个回应。从医改到大病统筹,从新农合到医患关系虽是冬天,他额头上却很快就冒出了汗珠。广场上的工作人员赶紧上前来疏导“包围圈”,怎奈记者们异常“团结”,谁都不肯放手。陈竺也只能借着短时的疏导,稍稍往前挪动一下脚步。但是全程他都面带微笑,尽量满足每一位记者的提问。直到大会开幕前十几分钟,实在是必须得入场了,他才突破“人墙”,一路小跑进会场。

  昨天政协开幕会议结束后,陈竺在人民大会堂二楼做客央视直播间,提前获知消息的快报记者在直播刚一结束后,第一时间再次对他进行了采访。

  三年医改,今年进入“深水期”。这三年来的改革目标有多少已经实现,哪些值得骄傲,又有哪些存在遗憾?对快报记者的提问,陈竺坦率回应,“医改的一些规定动作基本已经完成了。”

  至于满意和遗憾,他笑称目前还很难说。“但我觉得,医保制度的进展还算不错。”相比本世纪之初,我国农村80%、城市近半数人没有医保的状况,现在情况好多了,他认为目前我国已经初步进入全民医保国家的行列。

  “卫生部门的工作水平有待提高,最重要的是队伍建设,尤其是基层队伍建设。”陈竺说,人才缺口问题很突出,大医院、县级医院都缺人。“我们希望大病不出县,90%以上大病在县级医院解决,但由于基层全科医生太少,目前还做不到。”陈竺指出,去年我国建了100个全科医生培训基地,而今后将每年增加100个。

  陈竺表示,作为政协委员的最后一年任期里,他最想推动的也正是医改的进一步深入。“8个大病全国都要覆盖,12个要在全国三分之一的地区推开,所以如何确保医疗的安全质量、控制费用等,都是很重要的问题。”

  “医改三年来,您给自己打多少分?”对记者的这一问题,陈竺笑了,没有正面回应,但他表示,“医改是个具有长期性、艰巨性的任务,不过再难也要做。”他举例说,“比如公立医院改革中实行的以药补医制度,卫生部门下了最大决心,但水还是很深。”陈竺说,“不过再困难,这一步也要跨过去。”另外他还指出,国际基本药物制度在基层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以后肯定会增加不少新的目录品种。

  很多媒体记者都很关注全国社保联网的进程,对此,陈竺表示这是卫生部门正在努力做的事情。“我想在十二五期间,新农合争取能做到,至于城市的话,已经在长三角地区实施跨省跨区域的尝试。”他说,到2020年,全国有可能实现主要的医疗保障制度的覆盖。

  另外,陈竺还表示全民医保水平会不断提升。“比如新农合,到2015年,政府投入每人360元,再加上个人的90元的线元。”陈竺说,在这个基础上,政府还准备在省一级建立大病统筹基金,然后与补充保险、商业保险再进行衔接,而这也是目前国外很多国家都在做的。

  现场采访中,有记者就提到目前基层医院出现的相关情况,比如有患者反映虽然药费降了,但检查费用却提高不少,这就导致患者的负担并没有减轻。对此,陈竺回答说,支付制度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从目前来看,这两年的“控费”已经有不小改善。“要破除掉按项目付费的不合理规定,我们的支付制度改革就是这样的措施。”他介绍说,支付制度改革是适应不同层次医疗机构、不同类型服务的方式,用总额预付、按病种、按服务单元、按人头等支付方式替代按项目付费。

  对于社会广泛关注的“过度医疗”问题,卫生部门也采取了不少措施,比如尝试用医保控制大处方等,陈竺说这些工作都在推广。“从控费的情况来看,还是比较理想的。”他表示,目前已明显扭转了医药费上涨过度的情况。

  当然,陈竺也指出,医院这几年过得也很不容易。“医院收入增长都在10%左右,但门诊量不断增加,医务人员也很辛苦,另一方面,医疗需求的不断释放,也是重要因素。”他说。

  医改中,居民健康卡建设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3月1日,陈竺曾参加了在郑州举行的居民健康卡首批试点地区发卡仪式,这次的首批试点只有4个地区。现场有记者提到居民健康卡的推广时,陈竺就借机向大家介绍了这种卡的好处。“居民健康卡最重要的就是把居民的个人信息、诊疗信息,包括居民个人的基础信息,比如血型、药物过敏史等,都存在这张卡中。”

  陈竺说,这种卡能方便群众对自己健康的管理,方便到医疗机构就诊,也有利于跨机构、跨地域的信息互联互通,有利于新农合的异地结算等。“但最主要的功能,我认为是它转变了我们医疗卫生的服务模式。”他说。

  陈竺昨天还透露,医院收入结构要调整,以药补医要革除,按病种付费、打包付费等先进的办法,www.www-18019.com。都要推进。

  现在医院收入的总量基本合理,但是结构不合理。医疗服务价格太低是导致以药补医的一个重要原因。把以药补医取消掉,就得把诊疗费、护理费等该提的费用提上去,“另外所谓的按项目付费也是不好的制度,如果按项付费不改,即使药被按住了,可能大检查的问题也突出出来,所以按病种付费、打包付费、按人头付费,总额预付等先进的方法,我们都在推。”

  陈竺表示,以药补医是弊病,必须要革除。以药补医,推动了一些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出现,一个是医疗费用的过快增长,另一个是医疗机构和人员行为的扭曲,造成了很多医患矛盾方面的问题,“不可否认,它也腐蚀着我们的队伍,我们下决心要改”,陈竺说,同时,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应该增加。原来补偿医院的渠道有多方面,其中有政府的投入,服务的收入、收费,还有一个就是以药补医,现在拿掉以药补医,就意味着政府投入需要增加。2009年中央有关医改方面的文件就有明确的规定,政府应该对公立医院的基础设施、信息设备以及离退休人员的工资负起责任。

  对于现在民营资本进入到医疗领域的问题,陈竺认为,现在国家的政策环境很好,主要是要加强监管。他认为比较重要的,是希望人才资源和民营资本能比较好地结合。“办好一家医院,最重要的就是人才资源,包括管理人才、医务人员,特别是技术骨干、学科带头人等。”陈竺说,在目前国内不少办得比较好的民营医院,技术骨干都是工程院院士。

  另外,比如上海等地做得比较好,主要是在政府规划下进行,实现了优质医疗资源和民营资本的结合,管理也相对完善。

  表示,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详细]

  2012全国两会期间,改革、反腐等热点问题被热烈讨论,代表委员们提出了不少提案议案。两会闭幕后,这些建议又将往何处去?[详细]

Power by DedeCms